银河999(中国)官方网站-MBA智库百科

公司动态
行业动态
早孕三项检测临床意义解读
来源: 银河999官方网站CORESTARBIO 发布日期:2023-02-20

早孕三项是指总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(Total β-HCG)、孕酮(P)、雌二醇(E2)三个生物标志物的联检组合,是医院孕检常规项目,能够帮助预测妊娠结局,是怀孕家庭决定保胎与否的重要临床参考指标。


总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(Total β-HCG)

Total β-HCG包括游离的β亚基和HCG。HCG由胎盘合体滋养层细胞分泌,由α、β两个亚基组成的具有生物活性的二聚体。其中β亚基具有较高的免疫特异性,不会与其他激素发生交叉反应。正常早期妊娠(宫内妊娠),β-HCG水平36~48小时增长一倍。若每48小时血HCG上升幅度不到65%,预示妊娠结局不良(宫外孕/宫内发育不良)。

孕酮(P)

P由卵巢的黄体分泌的天然孕激素,主要功能是促使子宫内膜从增殖期转变为分泌期。P浓度测定用于判断有无排卵及未孕女性的黄体功能。

雌二醇(E2)

E2主要由卵巢滤泡、黄体及妊娠时胎盘生成,主要功能是促使子宫内膜转变为增殖期和促进女性第二性征的发育。检查血、尿中E2对诊断性早熟、发育不良等内分泌及妇科疾病有一定价值。

640 (1).png

图1 孕期早孕三项的正常浓度变化趋势


早孕三项的临床应用

(一)预测妊娠结局

在2022年发表的《复发性流产病因检查专家共识》中提出,对复发性流产或1次自然流产史女性患者应在黄体期(排卵后5~7天)进行P和E2检测[1]。研究表明,以流产结束的妊娠患者较正常妊娠,血清β-HCG、P和E2浓度随孕期变化显著降低[2](图2)。因此三者都可用来预测妊娠结局,具体表现为流产和异位妊娠的辅助诊断。

1.png2.png3.png

图2  正常妊娠与流产两组患者在孕早期血清孕酮、雌二醇、hCG的回归曲线


【1】先兆流产诊断

临床确诊妊娠后,20%~25%的孕妇会发生先兆流产[3]。β-HCG和P都可预测先兆流产,两者联检增加诊断效能[4](见图3)。国外研究显示,当 β-HCG、P联合缺血修饰白蛋白(IMA)诊断流产的特异度可提高至99%[5](见图4)。

1.png

图3  β-HCG与P诊断先兆流产的AUC比较

1.jpg

图4  β-HCG、P、IMA联检诊断流产效能比较

【2】异位妊娠辅助诊断

异位妊娠是指孕卵在子宫腔外着床,在早期妊娠妇女中的发生率为 2%~3%,其中输卵管妊娠占异位妊娠90%以上,是早孕期孕产妇死亡率第一位的疾病[6]。2018年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《输卵管妊娠》指南中明确提出 β-HCG检测能辅助诊断异位妊娠[7]。


(二)诊断妊娠滋养层细胞疾病

β-HCG由胎盘合体滋养层细胞分泌,所以它也被用来反映滋养层细胞的疾病情况,国际妇产科联盟(FIGO)将 β-HCG纳入了葡萄胎后妊娠滋养细胞肿瘤(GTN)诊断标准[8](见图5)。

1.png

图5  葡萄胎后GTN的FIGO诊断标准


参考文献

[1]陈建明,牟方祥,纪亚忠,万丽琴.复发性流产病因检查专家共识[J].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,2022,14(02):3-9.

[2]Whittaker PG, Schreiber CA, Sammel MD. Gestational hormone trajectories and early pregnancy failure: a reassessment. Reprod Biol Endocrinol. 2018;16(1):95. Published 2018 Oct 11. 

[3]Rai R, Regan L. Recurrent miscarriage[J]. The lancet, 2006, 368(9535): 601-611.

[4]王锋,潘春霞.血清孕酮、β-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联合检测预测先兆流产结局的意义[J].中国医药导报,2014,11(02):98-100+104.

[5]Osmanağaoğlu M A, Karahan S C, Aran T, et al. The diagnostic value of β-human chorionic gonadotropin, progesterone, and ischemia-modified albumin and their combined use in the prediction of first trimester abortions[J]. International Scholarly Research Notices, 2014, 2014.

[6]王玉东,陆琦.输卵管妊娠诊治的中国专家共识[J].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,2019,35(07):780-787.

[7]陆琦, 王玉东. 2018 年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《 输卵管妊娠》 指南解读[J].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, 2018, 34(3): 270-274.

[8]林荣春,黄妙玲,林仲秋.《FIGO 2015妇癌报告》解读连载七——妊娠滋养细胞疾病诊治指南解读[J].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,2016,32(01):57-60.


粤ICP备2021132978号 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摘编,违者必究!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Corestar 深圳市银河999官方网站科技有限公司

XML 地图